相关数据显示
2020-08-07 23:38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而仅不到2个月,国务院就发布《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该意见明确,从2016年开始,用3年至5年时间,再退出产能5亿吨左右、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较大幅度压缩煤炭产能,适度减少煤矿数量,令行业改革压迫感甚重。

事实上,就在《意见》出台前几日,平煤神马集团就开始部署2016年集团煤炭板块部分矿井止亏脱困事宜,明确集团下属7家原煤生产单位、11对矿井的关停止亏和人员分流方案。无独有偶,义煤集团也几乎同时印发关于富余人员分流安置办法,计划3~5年内将员工总数压缩至5万人,同时关停部分矿井。

也正因此,在煤炭企业的人员安置中,如何保证分流人员待遇,成为各企业关注重点。如平煤集团采取的措施为,保留安置采掘一线的员工,集体工和全民合同制员工在内部退养和转岗分流方面享受同等待遇;义马集团则成立专项领导小组,重点采取劳动合同的终止和解除分流途径,依法给予经济补偿,并在1~2年内暂时托管劳动关系,并在过渡期内进行有序放假,给予生活补助和基本保障等。

孙先生认为,虽然有壮士断腕的举动,但煤炭企业断臂后止血的能力还有待观察。如配套资金的问题,如目前陷入亏损泥潭的煤炭企业能否承担重组的巨大包袱问题,如僵尸企业的处理问题,再如人员分流后的待遇、保障问题等。但无论如何,去产能的既定方向符合国家改革的方向,更是企业诉求的一种表达。“这都需要企业在规划设计的同时,努力修炼自身的内功,从而使产业改革科学、有序、高效,而不是处理问题的同时又导致新的问题产生。”

而对于我省来说,《意见》明确将提供资金、渠道以及便利,增加企业员工安置能力。多家煤炭企业开始出台员工安置方案,并计划在今年内完成30%~50%不等的人员分流目标。

《意见》直言,我省煤炭经营困难已成常态,供给侧改革刻不容缓,并提出从2016年起,3年内原则上停止审批建设不符合国家要求的矿井、新增产能的技术改造项目及煤矿生产能力核增项目,并将用3年左右时间,依照国家退出标准,大幅淘汰省内煤炭落后产能。

“今年大家关心的不是企业亏损多少,而是这么下去还能开多久。”省内一家煤炭企业主要负责人张先生称,目前省内煤炭企业关停频繁,部分企业至今仍有超1/3矿井放假停工。即使如此,煤炭经营形势依然持续恶化。如平煤股份预告2015年归属上市公司的净利润为亏损20亿元左右,而市场预计,仅河南能源化工集团、平煤神马集团、郑煤集团以及神火集团4大主力煤企,亏损就将达到50亿左右。

与此同时,煤炭人员家庭大多长期依托煤矿生活,守土思想明显。如该煤炭企业,在内部调研中,不少矿上员工宁可领取每月1300元左右的放假工资,也不愿按照企业再就业分配辗转南方进行就业。“这就给企业的再就业分配带来很大难处,也不利于煤炭企业利用人力资源优势从接收地为员工获取更好的待遇和报酬,这些问题都需要在限定时间内进行解决。”

去年4月,中国平煤神马集团就与中国电力国际有限公司签订协议,两家将共同出资兴建超洁净燃煤电厂。而目前包括许昌首山电厂等多个电力项目,也多有煤炭企业涉足的身影。“这也是目前不少煤炭企业消化库存、减少产能的方向,即多线条扩展煤炭下游产业,分流资源压力和人员压力。”

据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2015年12月末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从业人员442.4万人,此次供给侧改革所分流的130万人,占到煤炭从业人员的近三成。而综合省内多家煤炭企业的信息,未来3~5年内,我省将有超过20万名煤炭职工面临分流问题。“这与去产能改革是同步的,所以各家煤炭企业都很慎重。人的问题解决好了,企业未来的发展路径也要好走很多。”

2月29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表示,将利用1000亿元左右的工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解决煤炭130万职工和钢铁50万职工的下岗分流问题。为此,除了中央财政的1000亿元奖补资金外,失业保险和就业专项资金也将予以支持。

“其实煤炭企业也意识到,资源开发已不是企业方向。”唯创咨询分析师魏宏龙表示,省内煤炭企业最大的优势在于长期压力下所形成的下游产业链条,将煤炭从燃料资源向材料化、高端化延伸,这正是河南煤企产业机构调整的战略方向。

虽然针对煤炭企业所遇到的困境,《意见》从提供专项资金、免收国有资本收益、盘活土地资源、调整资源价款征收办法等多方面给予支持,并提出要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化解过剩产能。但对于我省煤炭企业来说,仅靠减产分流化解困境,显然还远远不够。

而在产能快速增长的同时,煤炭消费需求却明显放缓,如2014年全国煤炭消费同比下降2.9%,2015年则下降近4个百分点。为了拉出盈利空间,价格较低的进口煤炭也开始大量进入,仅2015年进口煤炭就超过2亿吨。“这种双向的压力,对于河南煤炭企业来说,尤为明显。”

而为让煤炭行业加快供给侧改革速度,此次《意见》同时针对煤炭企业去产能困境,提出了一系列扶植和推进计划。如采取省内发电企业同等条件下优先采购省骨干煤炭企业电煤,鼓励和支持新投产电源项目与省骨干煤炭企业建立长期购销关系等方式来提升煤企销售;再如利用加快办理矿业权手续、支持企业多渠道融通资金、设立每年2亿元的非煤产业发展资金等手段,来解决企业去产转型中的财税和土地困难。

这种类似于兜底的分流政策,给企业也带来巨大压力。据一位煤炭行业人士介绍,每安排一万名员工分流,企业就需支出最少4亿元人民币。“因为煤炭企业近两年经济效益长期下滑,导致不少年轻的职工已主动离职。所以企业目前员工年龄分布都以40岁以上人群为主,这部分人群再就业和创业压力都比较大,只能以企业内外部转岗、内退以及公益岗位安置为主,成本也会增加。”

走不出冬天的煤炭行业,在2016年不断迎来“去产能”的顶层规划。今年年初,国家相关部委向煤炭企业发出征求意见,针对当前煤炭生产整体环节统一化限产,提出2016年起,将对各省市煤矿生产适当核减,并从今年起暂停审批新建煤矿项目,预计试行两年时间。除此之外,也开始征求推行按吨补偿原则,即每淘汰一吨产能获得中央和地方双向补助,金额在150元左右。

核心提示|多年的困境和巨大沉重的经营包袱,已经让煤炭行业不堪重负。而河南挥起的结构性去产能的第一剑,正落在了煤炭行业上,分流、关矿、转型、重组……断臂求生,已成为煤企乃至政府共同的决心。

近日,省政府公布了《关于促进煤炭行业解困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在这份长达近万字的《意见》中,从资金政策支持力度到淘汰化解落后和过剩产能,再到多渠道推动人员转岗分流,解决河南煤炭产能问题的决心与力度,可见一斑。

“关停”、“分流”、“转型”,2016年河南供给侧改革的首个目标,落在了煤炭行业身上。

而为了较快解决人员分流和安置问题,煤企也在积极寻找优质合作伙伴。如平煤神马集团就在去年年底与中兴集团展开多方位合作意向,该集团大批转岗职工进入中兴科技产业园就业。再如义马集团,目前已与苏州工业园签订合作协议,为后者提供高素质产业工人,解决部分员工的转岗就业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年底,中国煤控项目发布的《中国煤炭消费总量控制规划研究报告》建议,“十三五”末中国应该通过兼并重组、淘汰落后产能,将煤矿企业数量由2015年的6390家压缩到3000家以内,这意味着近半数煤炭企业将通过关闭或重组的方式,被重新整合。

也正是看清了处境,在此次的《意见》以及企业减产中,省内煤炭企业在煤炭绿色开采、焦化产品深加工、煤电一体化产业方面顺势而为,并获得了较为不错的成绩。

“煤炭企业与钢铁企业,人员分流都是最为头疼的事情,在这一点上,煤炭企业显然更加困难。”省内一家大型煤炭企业主要负责人告诉记者,钢铁企业偏重于市区周围的布局,这给员工的再就业和分流,提供了较好的依托平台。反观煤炭企业,除了下游产业外,主要开采集中在山区,人员密度大,周边承载力不足,给分流增加了难度。

“去产能”,是2016年五大结构性改革的重中之重,而在产能过剩的行业中,煤炭显然首当其冲。平煤神马集团一位人士坦言,将目标首定煤炭,确因煤炭行业已难支撑,“省内煤企无一不亏,企业已开始断臂自救”。

相比以往的保价限产等措施,此次去产能最令人关注的内容,在于人员安置。

“河南煤炭企业产量虽高,但由于多为深层矿,综合成本远高于山西、内蒙古等地。随着目前煤炭需求的减少和新能源电力项目的不断上马,即使达到国家要求的去产能目标,河南煤炭资源竞争力仍然不足。”一位行业人士孙先生如此表示。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年底的十年期间,煤炭采选业固定资产从1万亿元暴增到3.6万亿元,目前全国煤矿总规模达到57亿吨,仅正常生产及改造的煤矿产能就达到39亿吨。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baku8.cn内蒙乌海市敛诹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 - www.baku8.cn版权所有